<form id="j9nz7"></form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j9nz7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j9nz7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桂林人論壇

              查看: 7104|回復: 0
             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              是什么讓人們對古代墓穴趨之若鶩?

              [復制鏈接]
              蜂蜜幸運草

              7

              主題

              142

              帖子

              475

              積分

              精華
              0
              魅力
              0
              金幣
              55
              注冊時間
              2011-8-3
              • 發消息
              跳轉到指定樓層
              樓主
              發表于 2018-6-7 17:10:51 | 只看該作者 |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              明朝末年,天下大亂。盜賊紛起。
              湘西一個小小的山村之內。
              一座破陋的茅屋四處漏風。
              這小小的山村只有五六戶人家。
              每一戶人家都相去甚遠。足足有幾十丈之遙。
              這小山村背山靠水。風景甚是秀麗。只是坐在這茅屋之中的三個人卻都是提不起觀賞的興致。
              這三個人俱都是一襲青衣,臉上帶著風塵之色。似乎是從很遠很遠的地方而來。
              其中一人滿臉的絡腮胡子已經將整個臉孔遮的嚴嚴實實。濃密的毛發之下只露出兩只炯炯有神的眼睛。
              這大胡子看上去年歲不大,也就只有三十余歲的樣子。
              另外兩個人都是獐頭鼠目,兩撇小胡子,看上去甚是猥瑣。
              兩人顏容衣飾都是一模一樣,似乎是一對雙胞兄弟。
              這二人看上去歲數也不太大,只有二十七八的樣子。
              三個人都是神情緊張,望著面前一張四四方方的桌子。
              那一張桌子似乎是柏木所制。倒也并無任何特異之處。
              柏木桌子上只是擺著一個奇形怪狀的物事。
              那物事只有兩尺來長,前頭是一個類似鋤頭的物事,后面連著一根兩尺來長的鐵棍。
              這三人就看著這奇形怪狀的物事,臉上神情都大為緊張。
              屋外的陽光透過茅屋的縫隙射了進來,照在柏木桌子上哪一個奇形怪狀的物事之上。發出一股黑沉沉的烏光。
              良久良久,那雙胞胎兄弟之中的一人道:“齊老大,你看這東西真的是點穴撅?”
              那大胡子猶豫了一下道:“我看像。——到底是不是我也說不準。”
              這大胡子姓齊叫齊云堅。乃是這靠山村的村民。而那雙胞胎兄弟復姓歐陽,一個叫歐陽平,一個叫歐陽凡。乃是這大胡子齊云堅的朋友。
              這大胡子齊云堅自小便四處游蕩,不務正業。于是也結交了許多狐朋狗友。
              這歐陽兄弟便是其中之一。
              這三人自打相識以來,便是臭味相投。每日里四處偷雞摸狗,玩的是一個不亦樂乎。就這樣便過去了十余年之久。
              雖沒致富,但也未餓死。
              這身為老大的齊云堅便有些郁悶起來。眼看著這四處盜賊紛起。這齊云堅便也有了一個念頭,要投奔李闖,做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業。只是齊云堅掃聽一番之后,聽聞要投奔李闖必須要有一個投名狀。
              這投名狀可以是大明兵役的人頭,也可以是金銀財帛之物。否則的話,即使進了李闖的軍營,也是只能做一個兵卒而已。
              齊云堅聽聞之后,不禁心中暗罵:“這李闖也太不是東西。不是說有那么一句話嗎——殺牛羊,備酒漿,開了城門迎闖王,闖王來時不納糧。糧都不要,為什么還要投名狀?看來也是虛有其名。”
              只不過為了以后的功名利祿著想,這投名狀還不能不獻。
              這齊云堅便召集歐陽兄弟前來商議。
              殺明兵?
              似乎那明兵都是成群結隊,鮮少有一個人獨往獨來的。而且即便遇到一個獨往獨來的明兵,恐怕以這三人蠻力也打不過一個全副武裝的明兵。
              歐陽平試探著問道:“咱們三個打一個還打不過嗎?”
              齊云堅一顆頭搖的跟撥浪鼓似得,連聲道:“不行不行,你奶奶的老子還想再活幾十年呢。去李闖那里,也是為了大碗喝酒大塊吃肉,沒理由的送了性命。沒別的法子嗎?”
              歐陽凡摸了摸鼻子,猶豫了一下道:“有倒是有,不過還是有一點風險。”
              齊云堅瞪大眼珠,道:“什么風險?還有比殺一個明兵的風險大嗎?”
              歐陽凡嘿嘿一笑道:“風險雖沒那么大。不過這是要對付的不是活人?”
              齊云堅倒吸一口涼氣,道:“不是活人,難道是死人僵尸?”
              歐陽凡點點頭,道:“正是。-咱們這投名狀只有兩個法子,要是不想殺明兵,只有拿一些紅貨獻給李闖。”頓了一頓,歐陽凡又道:“你看咱們這三人哪像有紅貨的樣子,再說了,咱們這附近也沒有聽說有什么富豪財主,即使有,也早被那些義軍搶干凈了。”
              齊云堅一拍大腿道:“你說的是啊,那咱們怎么辦?”
              歐陽凡瞇起眼睛,低低道:“為今之計,只有去西邊一百里外”
              齊云堅皺起眉,喃喃道:“西邊一百里外,你是說那座公主墳?”
              歐陽凡點點頭,道:“正是那公主墳。聽說那公主墳是大宋時候的一位公主,里面一定有不少紅貨,咱們取了來,獻給李闖,說不定便能封個一官半職。”
              齊云堅和歐陽平對望一眼,緩緩點了點頭。過了片刻齊聲道:“此計可行。說不得,咱們現在就走。省的夜長夢多。
              歐陽凡笑著道:“齊大哥,你現在不怕那死人僵尸了?說不定那公主墳里面還有女鬼呢。把你留在那里做他的地下駙馬呢。”
              齊云堅哈哈一笑 道:“老子怕是怕,只不過沖著那墓里的玩意,這膽子嘛也要大上那么一回。”
              歐陽凡也是陪著哈哈一笑。
              齊云堅一揮手,便欲站了起來,招呼二人。前去那一百里外的公主墳,探看一番。
              歐陽凡急忙伸手攔住。
              齊云堅眉毛一豎,道:“怎么?”
              歐陽凡笑嘻嘻的道:“齊大哥莫要著急,你看這個是什么東西?”說著便從隨身帶來的一個包裹之中取出一件物事,放在面前的這張桌子上。
              那一件物事有兩尺來長,前端便像一個鋤頭一般,看上去甚是古怪。
              齊云堅瞪著那件物事,足足看了有一盞茶的功夫。
              歐陽兄弟站在一邊,兩個人心中都是七上八下。
              齊云堅終于開口道:“你這件東西是從哪里來的?”
              歐陽凡回頭看了看茅屋的窗外,透過茅屋的縫隙,只見四下里并無人蹤,只有山風不時掠過樹梢,發出呼呼的聲響。
              歐陽凡這才回過頭來,低低道:“這個就是從那公主墳外面石碑后面得來的。”
              齊云堅臉色更加沉了。
              歐陽凡低低道:“大哥,這個到底是什么物事?”
              齊云堅沉聲道:“這個好像是點穴撅。”
              歐陽兄弟都是一怔。——點穴撅?
              這兩個人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。
              點穴撅是什么東西?
              兩個人齊齊望向齊云堅,目光之中滿是疑問。
              齊云堅沉聲道:“這點穴撅說來話長,是一件盜墓的工具。我只是曾經聽人說起過,這點穴撅盜起墓來,得心應手,是一件盜墓的利器。”
              歐陽兄弟心中疑惑,俱都將目光望向桌子上的那一把點穴撅。
              三人目光俱都落在這點穴撅之上。
              良久良久,歐陽平低聲道:“齊老大,你看這真的是點穴撅?”
              齊云堅 猶豫了一下道:“我看像。——到底是不是我也說不準。”
              歐陽平眼珠轉了幾轉,沉聲道:“咱們不管它是不是點穴撅,先去哪公主墳看看再說。”
              齊云堅點點頭,道:“這點穴撅既然在那公主墳附近出現,想必已經有人比咱們先到了那里,事不宜遲,咱們等到天黑這就去吧。”
              歐陽兄弟都是點點頭。
              三人等到夜晚,草草吃過晚飯。眼看暮色四合,四野漆黑一片。這才悄然無聲的從茅屋之中溜了出來。
              臨出茅屋之際,歐陽凡還摸了摸背在背后的那一桿點穴撅,心道:“既然齊老大說這桿點穴撅是一件盜墓的利器,那一會到了公主墳那里,說不定就用得上。”
              三人看看四下里無人,于是就加快腳步,向西而去。
              走到三更時分,月上中天的時候這才來到那公主墳所處的荒野邊緣。
              遠遠望去,只見前方數十丈外一座大墳足足有二十余丈,佇立在荒野之中。看上去詭異而又雄奇。
              三人站定腳步。
              歐陽凡指著那一座大墳道:“大哥,那就是公主墳了。”
              齊云堅點點頭。心里募地緊張起來。手心里也出了汗。
              這公主墳自小便聽鄉鄰說起過,只是從來沒有來過這里。
              齊云堅正要說兩句話壯壯膽。忽然聽得背后數百丈外似乎有一陣咚咚咚咚的聲音遠遠傳來。
              這聲音說是人的腳步聲卻又不像,說不是吧,在這暗夜之中又有什么物事從此經過?
              三個人面面相覷,俱都是頭皮發炸,手足冰涼,心中俱都在轉著一個念頭:“來的是什么?是人還是鬼?”
              一時間,三人俱都沒了主意。
              此時此刻,中夜時分,四下里俱都是一片死寂,只有夜風從曠野之上嗚嗚的吹過。
              而那咚咚咚咚的聲音還在不斷的向三人所站立的方位響了過來。
              那聲音就像踩在三人的胸口上一樣,咚咚咚咚——
              歐陽凡抬起頭,望向齊云堅,和歐陽平。
              只見二人此刻也正望著自己。
              就著慘白的月光望去,三個人臉上也都是慘白色的一片。三人臉上都是恐懼異常。
              歐陽平顫聲道:“齊老大,不,不不會是真的有鬼吧?”
              齊云堅咽了一口唾沫,沉聲道:“有個屁鬼。”這一句話說出來,便連他自己也不相信。
              歐陽凡低聲道:“齊大哥,咱們去那石碑后面躲一躲。”
              齊云堅點點頭,三人都是不再說話,飛步向那公主墳奔了過去。
              轉瞬間便即奔到那公主墳前面。
              公主墳面前有一座十來丈高的石碑,石碑下面是一個石雕赑屃。
              赑屃上面馱著重重的石碑。
              三人俱都躲在那石碑之后。
              這石碑甚大,三人躲在后面還綽綽有余。
              三個人屏住呼吸。躲在石碑后面。過了片刻,只聽那咚咚咚咚的聲音正自由遠而近,緩緩向這里走了過來。
              齊云堅心里緊張異常,暗暗罵道:“老子不會這么點背吧。剛說到這公主墳偷些東西,就遇到這么奇怪的事情。難道這世上真的有鬼不成?”
              歐陽兄弟心里也是暗暗禱告,莫要被那惡鬼纏身。祈求那可怖的聲音早些離去。
              奇怪的是,那聲音竟似循著三人的蹤跡而來。
              三個人大氣也不敢出,躲在石碑后面,渾身不住發抖。
              只聽得那聲音漸漸走到這石碑前方。
              三個人的心臟都似乎要跳到嗓子眼。忽聽一個低沉而滄桑的聲音道:“在這歇歇吧。”
              另有一個稚嫩的童子音道:“是,師傅。”
              躲在石碑后面的三個人這才心里一松,心道:‘既然是人說話,想必不是鬼了。”
              齊云堅大著膽子,將頭悄悄探出石碑,向石碑前方一望,這一望,差點將齊云堅嚇掉三魂六魄。
              龍生九子
              只見一雙無神的眼睛此刻正定定的望著自己。
              那一雙眼睛里絲毫沒有一點活人的氣息。
              那一雙眼睛之中此刻帶來的似乎只是死亡。
              齊云堅望著那一雙眼睛,似乎望著的是來自地獄里的惡鬼。
              齊云堅一顆心在那一剎那似乎都停止了。
              歐陽凡看見齊云堅探出頭去,這一望竟然站在那里,一動不動。心中奇怪,心道:“既然石碑前方傳來的是人聲,便無足畏懼。于是站在齊云堅身后,也探出頭去,這一望便看見那一雙眼睛,那一雙無神的眼睛定定的望著自己。
              歐陽凡嚇得險險叫出聲來,一個屁股坐了下去。
              躲在二人身后的歐陽平急忙伸出雙臂,將歐陽凡一把抱住。這才沒有發出聲音。
              三個人就那般姿勢站在那里,一動不動。冷汗從身上一滴滴落了下來。
              只聽那石碑前面一陣擦擦擦擦的腳步聲響,片刻之后便沒有了一絲聲音。
              又過了片刻之后,忽聽那石碑前方那一個童子聲音道:“師傅,這個大王八好大。”語聲稚嫩,似乎這個童子只有七八歲的光景。
              此時,齊云堅已經回過神來。齊云堅再也不敢和那一雙無神的眼睛相望,慢慢的轉過身來,向歐陽兄弟打了一個手勢,示意二人蹲了下來。
              石碑前方隨即又傳來那個蒼老的聲音道:“這個不是王八?”
              那個稚嫩的童子聲音道:“不是王八嗎?那是什么?”
              那個蒼老的聲音呵呵一笑道:“這個叫做赑屃。”
              那個童子道:“赑屃?赑屃是什么?”
              那蒼老的聲音道:“這赑屃嘛。便是龍的兒子。相傳,龍有九個兒子,這赑屃便是龍的第一個兒子。”頓了一頓,那蒼老的聲音繼續道:“這赑屃長的形如烏龜,能夠負重,所以這一般陵墓上的石碑便讓它馱了。”
              那童子道:“哦,是這樣啊,那其他幾個呢,都叫什么名字?”
              那蒼老的聲音笑道:“你這娃娃,還挺好學的嘛,哈哈,那第二個便是螭吻,龍而無角,其性好吞,你看那寺廟里的屋脊兩頭便是這個螭吻。
              老三是蒲牢,形似龍而體形小,其性好吼,故用以為鐘紐;
              老四是狴犴,形似虎,平生好訟,常裝飾在古代監獄門頭上;
              第五個叫饕餮,貪飲食,故以圖飾于鼎器之上;
              第六個趴趿, 形似獅其性好水, 多雕于橋的橫梁頭上;
              老七是睢眥,平生好殺,好發怒瞪眼,古時刀、劍的吞口常飾以此子;
              老八叫狻猊,好坐,常被置于佛座下,香爐頂上;
              最小的叫椒圖,因為最小所以比較嬌慣,平常無事便睡覺,古人讓它看門,所以宮殿廟宇大門上常有銅或鐵鑄成的一個銜環的獸形頭銜,那便是它。 知道了嗎?”
              那童子嘻嘻一笑道:“知道了,師傅。”頓了一頓,那童子又問道:“師傅你看這石碑后面那一座大土堆又是什么來頭?”
              齊云堅和歐陽兄弟聽著小童不住詢問,心里暗暗著急。
              歐陽平伸出手,在那石碑上輕輕寫了幾個字,這幾行字寫的極輕極微,沒有發出一點聲音。
              然后指給齊云堅看。
              齊云堅湊過頭去,只見歐陽凡適才寫到石碑后面的幾個字是:你剛才看到了什么?
              齊云堅臉露懼色。伸出手在那石碑上也寫了兩個字:僵尸。
              僵尸?
              歐陽平臉上露出疑惑。轉過頭來,望了望歐陽凡。
              歐陽凡也點了點頭,張開口,無聲的道:“是僵尸。”
              歐陽凡口語道:“好像不止一個,很多很多僵尸。”
              歐陽平只覺得嘴里發干。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才好。
              三個人躲在赑屃石碑之后,內心都是忐忑不安,實是內心期盼那老人小孩帶著那一大群僵尸早些離去。
              這般下去,躲在赑屃石碑之后,和一大群僵尸一碑之隔,早晚會被這些僵尸嚇死。
              銅鈴
              三人心中都是暗暗打鼓,暗自盼望那老頭和小孩帶著僵尸離去,便在這時,只聽那個蒼老的聲音笑道:“咱們歇這一歇已經夠了,該上路了。路上我在詳細的告訴你。”
              那童子道:“好的,師傅,咱們這就走吧。”
              隨即石碑前方便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,跟著一陣腳步聲響了起來。
              腳步聲咚咚咚咚的向西而去。
              齊云堅和歐陽兄弟耳聽得那腳步聲向西而去,心中大喜,心道:“這駭人之物終于離去。”三人心中一塊大石落地。忍不住從那赑屃石碑后面探出頭去,向那老者和小孩離去的方向望了過去。
              只見夜色凄迷,月光匝地,慘白色的月光照耀之下,一個駝背老者身穿一襲青衣,手中提著一個銅鈴,輕輕搖晃。
              那銅鈴便發出一陣低低的聲音。
              那聲音若有若無,細細可聞,聽得久了,似乎讓人心襟微蕩。魂魄輕搖。
              老者渾身散發出一股古怪的氣息。
              齊云堅不敢再看,向那青衣老者身后望去。只見在那青衣老者身后有七個人。
              七個人俱都是頭上戴著高筒毯帽,壓住眉際。額前腦后垂下來一張黃紙。
              紙上似乎寫得有字。
              這七個人被一串草繩相連。一蹦一蹦的向前而行,每一蹦便發出咚的一聲。
              七個人同時起步,同時落地。是以便發出咚咚的腳步之聲。
              月光之下,看得甚是詭異。
              七個人背后便是一個小孩。看那小孩身高也只八九歲的樣子,梳著朝天一柱香的小辮,跟在七個人的身后,口中不住低低念叨著一些什么。
              這一行人看得齊云堅和歐陽兄弟是心中怦怦直跳。
              三個人目光被這一行人所吸引,竟是無法將眼睛收了回來。
              只見那七個人之中的最后一個人腦后的黃紙被夜風一吹,飛了起來。落到一邊地上。
              那小孩隨即口中道:“師傅,停一下。”
              (本文純屬虛構,如有雷同,純屬巧合)
              未完待續……后續故事將更加精彩!由于篇幅限制,只能連載到這里,趕快猛戳下面二維碼和鏈接,繼續觀看后面的內容吧!
              http://laikan.motie.com/xinbang/9153


              看男科,到桂林博仕男科
              回復

              舉報

              高級模式
          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微信登錄

              本版積分規則

              關于我們|廣告合作|小黑屋|網站客服|法律聲明|Archiver|觸屏版|APP| 桂林資訊網

              桂林資訊網(Guilinlife.com)版權所有

              Powered by Discuz! ( 桂B2-20040001 )

            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桂林人論壇客戶端
              A毛片毛片看免费